河对岸诱惑:民营油企的俄罗斯梦

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几度沉浮后,中国民营石油阵营中如今存留下来的力量已难比往昔,在这个流淌着黑金的江湖中,更多的人已经离场,唯少数人仍在坚持。

“我现在还在俄罗斯,正准备回国,不让我们过河,说是水面上的雾气太浓,航行不安全,但我们已经等了几个小时了。”10月31日下午四时,本报记者拨通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的手机时,电话那头人声嘈杂,赵友山愤愤地说,自己正和三百余人一起被滞留在阿穆尔河的港口。

这条流经黑龙江的河流是中俄两国水运交通的重要枢纽。数年来,对于赵友山以及黑龙江其他民营石油大亨而言,往返于这条河流之上已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在河流的对岸,有他们梦寐以求的油源。

此次再访俄罗斯已是赵友山及其随从者几个月来的第三次出行。

今年8月至9月,赵友山带领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的部分会员企业负责人分别奔赴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莫斯科,以及阿塞拜疆,考察当地石油市场,让这些艰难生存在国内垄断坚冰夹缝中的石油大亨振奋的是,在国内油源紧控难以“解渴”之时,来自俄罗斯的阿里扬斯石油集团、欧伊尔石油集团却与其就成品油供应达成了初步意向。

“俄罗斯这边目前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主要的问题还是在国内。”赵友山说。

直通俄罗斯成品油

两个市场间的价差,使赵友山决定笼络一批民营石油企业放手一搏

61岁的赵友山近年来颇为活跃,用他自己的话说,从48岁起,他的工作重心便已经转移至商会,自己的企业也基本交由亲朋打理。而在赵友山的活动半径中,俄罗斯一直是其重点关注的目标。

本报记者了解到,此前,赵友山就已经在寻求进入俄罗斯的机会,并试图通过旗下企业黑龙江龙庆石油有限公司在距离黑龙江鹤岗不到60公里处的俄罗斯边境地区投资3000万美元开采油田,由于与俄方的谈判一直秘密进行,对于这一项目的详情也鲜为人知。

而这一次,民营石油企业的目标显然更明确,在国内市场屡屡出现油荒时,以赵友山牵头的民营力量则将筹码直接对准了俄罗斯的成品油。

本报记者从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获得的俄罗斯成品油市场考察资料显示,以莫斯科市为例,92号汽油的价格为26卢布,约合5.2元人民币,95号汽油约合5.8元人民币,98号汽油约合6.2元人民币,柴油约合5.2元人民币,此外,其他地区的汽柴油也远远低于当时国内同类油品价格。

正是看到了两个市场间的价格差距,赵友山决定笼络一批民营石油企业放手一搏。

根据双方达成的初步协议,俄罗斯阿里扬斯石油集团每年将提供给中方50万吨成品油,其中包括20万吨汽油、20万吨柴油、10万吨航空煤油,以及2万吨重油M100。

“这个项目主要是依托黑龙江抚远县与俄罗斯交界的地理优势,以及黑龙江省政府的政策支持,但最后还是要上报国家相关部门进行审批。”赵友山说。

公开资料显示,抚远县与俄罗斯远东地区毗邻,与俄罗斯哈巴市隔海相望,海上路程仅20公里。更为重要的是,那里有俄罗斯远东最大的炼油厂,年产成品油高达500万吨。而在距哈巴市300公里的共青城,是俄罗斯的又

一个石油基地,炼油能力370万吨。

“明年4月我们还会去俄罗斯进行会谈,同时,我们还将号召会员企业组建一个大集团。”赵友山说。

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助理刘贺岭也同时证实,黑匣子岛的项目资金来源将主要以会员企业的集资为主,预计明年当地气温变暖,寒冰解冻时,这一或将打破国内垄断壁垒的项目也将破土动工。

“目前我们协会下面有100多家会员企业,一些大型的油品批发企业都已经积极响应,接下来我们会再讨论具体的股权分配方案。”刘贺岭说。

变数难测?

之前有失败案例,此次民营油企出手也依然充满变数

在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2011年的会刊中,赵友山与俄方石油企业高层的合影图册异常抢眼。即便与俄方的会谈极为顺利,但对于这一有可能损害垄断利益链条的跨国项目,赵友山似乎同样存有顾虑。

赵友山的顾虑早有先例,本报记者了解到,2005年6月,黑龙江民营石油翘楚龙都石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都石油”)曾对外宣布,与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和油都石油公司签署了意向性协议,试图打造一个上下游一体化的石油企业,总投资为10亿元。

一时间,黑龙江龙都石油被推上了舆论浪尖,并瞬间被市场冠以介入俄罗斯原油开采“第一民企”的称号,龙都石油董事长刘立柱也开始奔波在黑龙江省商务厅、商务部、发改委等相关监管部门之间。

然而,任由蓝图的构想如何丰满,现实的屏障终究让刘立柱的信心化为迷惘。这个俄方投入3亿,龙都石油揽下剩余7亿的项目最终还是停留于纸面之上。


虽然借助地缘优势,黑龙江的民营油企未能实现探足俄罗斯的破冰之旅,但对于这些历经市场与垄断洗礼存活下来的最后的石油客而言,阿穆尔河对岸相对低廉的油源依旧充满了吸引力。

“我们正在讨论在中俄交界的黑匣子岛上兴建一个运输港口,油库,以及其他的配套设施,预计投资总额为2.66亿。”赵友山对本报记者说。

一名民营石油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由于受资金、政策,以及国际环境等多因素影响,民营企业的跨国能源合作多数都阻碍重重,“即便最终能实现合作,民营企业参与开采的石油也很难运回国内,不得不在俄罗斯低价出售。”

“黑龙江省非常支持,接来下我们还要写材料上报给商务部,能不能成现在也还很难说。”说完赵友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