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友山:石油市场应引进竞争机制

21世纪经济报道

20年前,中国的石油产业中民营石油企业一度控制了国内市场的八成以上,辉煌过后,这一群体的力量却逐年萎缩,但即便如此,时至今日,在中国高达数千亿的石油贸易中,民营油企把持的份额仍旧占据了半壁江山。

这群人平素神秘无比,而且大多年近半百,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着传奇的财富经历。在这个由石油大亨组建的圈子中,绝大多数人都选择刻意地躲藏在媒体的聚焦点之外,他们有很多共同点,除均涉足石油行业外,他们最大的共性则是都高举反垄断大旗。

而在这群人中,今年61岁的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是如今国内民营油企在垄断壁垒中夹缝求生的领路人,用他自己的话说,从48岁进入石油市场,12年的反垄断之路虽然依旧没有结果,但他还在坚持。

“我现在想为什么要比八年抗战,比二万五千里长征还要艰难?为什么?这就是各部门的利益挂钩问题。”赵友山说。

垄断坚冰下的半壁江山

“民营企业不让进口原油,也不让进口成品油,两大集团又不给,民营企业的发展也就无疑会受到限制。”

《21世纪》:很多人对民营石油企业在国内石油产业中的地位并没有具体的认识,民营油企作为一支国家石油巨头之外的力量究竟在市场中占据了多少分量?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赵友山:1992年在邓小平改革开放的号召下,民间资本开始进入石油市场,我们民营企业也迅速发展,一度占据了市场的85%,1998年(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成立)后,民营企业的生产空间遭到挤压,到2005年时变成了50%左右,现在是40%以上。

民营企业在没有国家任何支持的情况下,全靠自己。有的人对民营企业不太了解,有的认为民营企业有钱,说句实话,民营企业的钱来得是不容易的。

《21世纪》:虽然民营企业如今仍旧占有国内石油贸易市场的40%以上,但相比辉煌时期,民间资本遭排挤的生存状况十分突出,在你看来,原因何在?

赵友山:民营石油企业从改革开放发展以来,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强又到弱,原因就是由于我们国家在政策上,对我们的石油民营企业是没有一个公平的待遇、公平的政策,与国有石油公司相比,没有一视同仁。

我们国家的石油市场没有竞争机制,国家将资源无偿给了两大集团,民营企业不让进口原油,也不让进口成品油,两大集团又不给,民营企业的发展也就无疑会受到限制。

政策脱节

“缩短定价周期无法从本质上解决问题,甚至会给民营企业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甚至破产灭亡。”

《21世纪》:为推动石油市场的市场化改革,你此前以协会的名义多次上书国务院、商务部等相关部门,迄今为止总共提交了多少份材料?

赵友山:石油流通委员会自成立以来,一直把反映企业诉求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做,争取政策支持,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向有关部门反映。

其中,2006年以来,石油流通委员会先后向国务院、发改委、商务部反映油荒、批零倒挂等实际困难,最终促成了发改委、商务部2008年的602号文件、1718号文件、2009年7号文件的出台。

此后,我们又多次向国务院等部门反映燃料油消费税开征后导致精细化工企业生产成本上升,面临亏损的问题,也得到了温家宝总理和李克强副总理的高度重视。财政部和国税总局于2010年8月出台了财税[2010]66号文件,规定燃料油比照石脑油减免消费税。

《21世纪》:新“36条”的出台被业内人士解读为民间资本有望参与石油等关键领域的政策突破口,你如何看待?

赵友山:我们国家现在两个“36条”,老“36条”的出台我认为是比较合理的,新“36条”出台,我认为是不合理的。

让民营企业参与新“36条”需要前提,自己吃饭都很艰难,温饱问题都还没解决,怎么能参与这么大的项目?新“36条”有细则,我们希望这个细则应该更多地听取一下民营企业的意见,有些政策制定者对民营企业并不是很了解,新“36条”出台应该好好研究一下再出台,要适当考虑民营企业目前的生存状况。

《21世纪》: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也是目前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据我所知,你是一直反对改革的,你的理由是什么?

赵友山:在市场没有形成充分竞争的前提下,缩短定价周期无法从本质上解决问题,甚至会给民营企业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甚至破产灭亡。

民营石油企业在石油流通过程中需要经过多个环节,这些环节大约需要十天到半个月不等,最后留给企业周转的时间也就屈指可数。成品油流通的特点决定了价格的变化传导到市场终端的时间比较长,因此目前实行的22个工作日的调价周期是比较适合我国成品油市场现状的,不宜再进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