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储油存储资格出炉 央企民企国企三分份额

 21世纪经济报道

 8进6!央企、地方国企、民企三分国储油新份额

  “除去一个报价最高的,再除去一个报价最低的,其他的6家企业都中标了。”6月1日,电话那头的中商联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爽快地说。

  两周前,在利用社会库容存储国储油资格招标项目开标大会上,一共有8家不同性质的企业入围。记者对照当时的开标名单发现,虽然有2家民营企业出局,但剩下的6家企业中仍有一半是民营企业。其他3家企业中,两家为同一央企的下属企业,另外一家则属于地方国企。

  中石油(8.160,-0.03,-0.37%)、中石化两大巨头缺席的此次石油储备招标,最终以央企、地方国企和民企三分其羹而结束。

  但一切只是开始。

  赵友山告诉记者,“一期利用社会库容存储国储油项目结束后,后续的项目将吸纳包括民企在内的其他企业加入。”

  开标现场

  时间回到5月14日,这一天,石化双雄之外的社会库容,首次有望获得国家石油储备资格。

  赵友山事后认为,“这是政府有关部门落实‘新36条’首个具有实质性的有效成果。”

  当天上午7点半,离开标大会事先设定的开始时间8点还有半个小时,中招国际招标有限公司大楼一楼开标大厅内已经坐满了近一半。

  此次参加开标大会的8家企业要么来自山东,要么来自浙江,无一例外。记者掌握的名单显示,这些企业在开标大会的出场顺序先后为:宁波大榭开发区恒信燃料有限公司、山东晨曦集团、蓬莱安邦油港有限公司、莱州东方石油化工港储有限公司、舟山世纪太平洋(3.980,-0.01,-0.25%)化工有限公司、舟山金润石油转运有限公司、浙江天禄能源有限公司和烟台港集团。

  记者了解到,此次利用社会库容存储国储油项目以国家租赁民间油库的形式开展。国家给社会库容下达储油指标,并支付租赁费用。中海油则负责进口石油,按指标分储社会库容。租赁合同为两年,储存期间,除非获得国务院批准调拨,否则任何人和机构不得动用库存。

  出于对首次有望参与国家石油储备体系的重视,一些企业代表在凌晨6点即乘车赶赴会场。

  这8家企业的代表当时三三两两的坐着,手中拿着各自的标书,或静坐不语,或与相熟的同伴开着玩笑,或小声的议论着即将开始的开标。

  8点刚过,国家石油储备中心领导也进入了会场。

  在各家代表签字确认了标书后,国家石油储备中心领导照例发表了一通讲话。在表示“民营油企的仓储能力比较分散,单个规模也不大,不好管理,因此以前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尝试”的同时,他在结尾也不忘指出“利用社会库容存储国储油既能增加国家石油储备能力,又能发挥民营油企的作用,调动其积极性”。

  随后,中招国际招标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开始唱标。

  首个出场的宁波大榭开发区恒信燃料投标的库容为23.5万立方米,但却报出了每月每立方米租金35元的高价。

  这与第二个出场的山东晨曦集团形成了鲜明反差。山东晨曦集团的投标库容为33万立方米,但每月每立方米的租金仅为4.8元,不到后者的七分之一。

  前两家公司相差悬殊的报价甚至在会场引发了一阵窃窃私语。

  后面出场的6家公司投标库容分别为33万立方米、20万立方米、30万立方米、12万立方米、14万立方米和34万立方米,但报价相差却并不太大,均在12.5元到18元之间。

  唱标之后,8家公司的代表迅速从会场散去。但在会场外,一些代表仍旧在讨论着这次意义重大的开标。

  储备多元化

  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原本预计要拖到7月份才会定标的这一项目,却仅在一周后的5月20日就有了结果。

  最终中标的为6家企业,它们获得了国家石油储备中心150万吨的储备指标。除去报价最高的宁波大榭开发区恒信燃料,山东晨曦集团也因标书操作上的小失误无奈出局。

  赵友山告诉记者,“最终中标的为6家企业,它们获得了国家石油储备中心150万吨的储备指标。政府与这些企业签订了两年租赁合同,每月每立方米租金统一为17元。从5月20日起,这150万吨石油储备将耗时180天完成。”

  在6家企业中,蓬莱安邦油港有限公司和莱州东方石油化工港储有限公司均为中国化工集团旗下子公司。

  2007年中国化工成功完成了对山东蓬莱栾家口油港有限公司的重组,将其名称变更为“蓬莱安邦油港有限公司”。东方石油化工港储则是由昌邑石化、中艺华海进出口有限公司、华海(新加坡)有限公司、山东华星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正和集团共同投资兴建的中外合资企业。

  截至去年,中国化工集团已经在山东省整体收购、重组或控股了7家地炼企业。中国化工集团油气板块一位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该公司已计划在今年继续完成对销售系统的整合,并打造辐射全国的成品油销售渠道。此次成功中标国储油项目,意味着中化工油气业务板块在偏上游处获得突破。

  作为唯一的一家地方国企,烟台港集团的身影也引人注目。此次中标国储油项目,让其在物流项目之外又衍生出新的业务增长点。

  山东一家化工集团的副总经理认为,“烟台港集团在物流方面的天然优势同样也体现在了石油储备项目上。”

  赵友山还透露,“今年年底,如果现有项目进展顺利,新一轮利用社会库容存储国储油项目可能会招标,以吸纳更多社会库容参与存储。”

  据中商联石油流通委统计,民营石油批发企业占国内石油批发企业总数的35%,且拥有石油储备能力3000万吨,其中有1000万吨可以用做战略石油储备。

  至于剩下的2000万吨石油储备能力,赵友山希望能将其用于石油商业储备。目前,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化集团等在内的央企也在建设石油商业储备基地。

  按照赵友山的构想,社会库容可以自己出资进口石油,并拿一定比例库容为国家义务储油,接受国家调拨。

  这与他以前的观点一脉相承。此次民企获得过国家石油战略储备份额,就是他眼中的“机”。

  目前,中国的原油进口集中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国有石油公司手中,其他公司即使获得原油进口经营许可和进口配额,也很难单独进口原油。

  根据商务部此前公布的《原油经营企业指引手册》规定,新的原油进口商必须符合严格的标准,才能获得进口原油的牌照,例如全资或控股拥有20万立方米以上原油油库并同时和具有一定炼油能力的买家签订长期协议。

  此外,由于加工进口原油的权利,主要掌握在国有石油巨头手中,没有它们开出的“排产证明”,基本上无法做成交易。而在传统石油巨头之外的社会炼厂,则很难获得这份证明。

  赵友山建议称,进口石油的主体资格认定仍然执行现有的许可制度,但废除进口量配额限制和“排产”(安排生产)证明。民资获得石油进口权后,有义务开展一定比例义务石油商业储备。